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


东方心经图库正版 ,东方心经图库73期 ,太阳印刷图源图库 ,港京印刷图源图库彩图 :央行行长回应是否降息:保持定力 坚持稳健取向

文章来源:Sogou   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19日 07:38:11  【字号:     】  

继中国人保和中国太平之后,财政部将所持有的农行和工行股权的10%也都划转给全国社保基金,总市值超过1100亿元。9月25日晚间,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,近日,收到通知,该行股东财政部将其持有的本行股权的10%一次性划转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有。

本次划转前,财政部持有农业银行银行1372.39亿股A股股份,占该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39.21%;本次划转的股份数为137.24亿股A股股份,占该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3.92%。

按照今日农行A股收盘价3.46元计算,财政部此次划转给社保基金会的股权价值超474.8亿元。

农行公告称,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该银行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。

工行今晚也发公告称,本行股东财政部将其持有的本行股权的10%一次性划转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有。工商银行公告显示,本次划转前,财政部持有工商银行1233.16亿股,占该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34.60%;本次划转股份数为123.32亿股,占该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3.46%。

按照25日工商银行收盘价计算,划转部分市值共计677亿元。

此前,财政部已将其持有的中国人保、中国太平等国有大型金融机构股权的10%划转至社保基金会。

9月20日,财政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五部门发文,要求全面推开中央和地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。其中:中央层面,具备条件的企业于2019年底前基本完成,确有难度的企业可于2020年底前完成,中央行政事业单位所办企业待集中统一监管改革完成后予以划转;地方层面,于2020年底前基本完成划转工作。

两个月前,香港地产公司经理梁静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信息被泄露了。

那是7月21日,围绕“修例风波”,她和社交平台讨论群里的人起了争执。“有人说示威者被打死了,我求证下都唔得(不行)?”话一出来,很快被谩骂声淹没。

梁静气得手抖,但随即弹出的一条留言则让她从头凉到脚――“不要理她啦,由她做XX(某青年商会)会长自嗨啦!”讨论群用的是网名,“他们怎么知道是我?怎么知道我在做会长?”越想越怕,梁静当晚就失眠了。

几乎同时,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专员黄继儿也注意到,隐私泄露问题正从警察群体向普通市民蔓延。为此,7月24日他专门撰文提醒,有关网络流传个人资料和欺凌行为都涉嫌违法。

那时,黄继儿和梁静都不会想到,信息泄露会在香港演变为一场声势浩大的恶意起底,把和“黄丝”持不同政见的大批普通市民卷入其中,引来无休止的骚扰甚至攻击,同时也损害着香港言论自由这栋大厦的根基。

9月16日,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透露,过去3个多月该署移交警务处调查的网络欺凌及起底个案数,是过去7年的60多倍。其中涉及非警务人员的比例,由此前约20%上升到如今约50%。

黄继儿感慨,世界上很少有一个地方,会在如此短时间内有如此多的起底,涉及如此多的人!

只说了几句撑警 就被恶意起底

小至4岁孩童 身份信息被曝光

被人认出后,梁静再没敢在群里发一句话。而暗示知道她身份的人也再没提过她。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。直到8月底,朋友发来一条链接,“你被起底了。”

点开一看,她的真实姓名、所在公司、手机号、身份证号、年龄乃至社交媒体账号全被公开了出来。

梁静的第一反应是“不可思议”。“我最多参加一下撑警大会,又没做什么很出格的事,没去打他们骂他们,这样都能被人起底?”接着就是害怕,“上面有公司和身份证号,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。”

1.png

循着梁静的线索,记者加入了曝光她信息的telegram群组――“阿囝老豆老母”,简介显示其成员超过3.3万人。

翻看历史记录,记者发现每天都有几位至十几位香港本地人被起底。起底人还进行了“字母+数字”的编号,A代表警察及家属,C则是市民。截至9月22日,最新一位编号是“C462”,也就是说已有超过460位香港普通市民信息被公布,任由群里3万多名成员浏览、转发。

被起底的市民都是哪些人?信息显示有酱油公司员工、社区主任、茶餐厅老板等。其中,编号C450的是一名学生,2003年出生,今年才16岁。但她还不是年龄最小的。编号C442的救生员,连他7岁儿子和4岁女儿的真实姓名和照片都被公布了出来。

2.png

记者翻查到了梁静的资料,其中“行径”一栏写着“参加撑警大会”。至于其他人被起底的理由,包括发表撑警言论、参加政协,甚至“帮忙去撕连侬墙(上的宣传画)”。

“我身边几位朋友,甚至就因为说了几句黄丝不爱听的话,就被起底了。”梁静至今都觉着不可思议。

黄继儿透露,过去7年,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总共才移交了13宗网络欺凌及起底个案予警务处调查。但自今年6月初至9月16日,共移交个案865宗,其中涉及非警务人员的占了约一半。

每天四五通骚扰电话

威胁麻包袋接孩子放学

最初的日子里,梁静非常焦虑,“我毕竟也有孩子、也有家人,他们又知道我住哪儿。”手机也开始不断接到骚扰电话,接起来就有人爆粗口。但时间一长,她发现除了不接陌生电话,似乎也没啥更多影响,“我还在社交平台上发了条信息,自嘲(起底人)这么看得起我。”

不过,她的朋友高松杰就没这么幸运。这位萨克斯培训学校的老师被起底后,几乎每天要面对被各种骚扰――会有莫名其妙的外卖送上门来,不断有酒店前台询问是否订了房间,甚至还有机构电话问他是否真要捐献器官,“每天四五通骚扰电话,要花很多时间去解释。”

除了骚扰,还有恐吓。高松杰给记者看了中秋节前收到的信息,“祝你全家落地府过中秋。”像这样的恐吓,几乎每周都会收到。为避免给学校带来麻烦,高松杰暂时没去上班。

黄继儿也提到一个案例。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张网络截图,上面除了被起底人家小朋友照片外,还有一句话“麻包袋接他放学”,暗示绑架。他说这种牵涉未成年无辜儿童的行为,“(对)家庭成员也可能造成精神上损害。”

更有甚者,会直接采取行动。警方9月16日披露,梨木树杨树楼住所大门当天被淋泼黑油。女住户黎女士表示,前日因接电话被示威者误认为拍照,起了争执。第二天一早,她家住址等信息被网上公布,中午家门就被人淋油。

多位受访者谈到,恶意起底最让人害怕的不是骚扰或攻击,而是“未知”――你和家人永远不知道,接下来会遭遇什么。梁静说,为此,她的朋友里有人关了Facebook账号,有人几乎再不谈政治。

判断违法容易

要阻止却很难

毫无疑问,恶意起底是违法的。根据香港《个人资料(私隐)条例》,任何人披露取自该资料使用者的某资料当事人的任何个人资料,导致当事人蒙受心理伤害,即属犯罪,最高刑罚是罚款港币100万元及监禁5年。

判断违法容易,要阻止却很难。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是香港独立法定机构,负责监察《个人资料(私隐)条例》的施行。黄继儿坦言,该署迄今已49次去信10个网上平台,要求移除及停止上载相关帖文。但由于涉及起底的网站域名是在香港境外登记,服务器也在境外,公署没有域外管辖权。

至于移交警方的个案,知情人士透露其调查取证、锁定嫌犯都难度很大。多位受访者表示已经报案,至今没有结果,“警察只能把这个case(案件)记录下来,查也很难查。”

在香港理工大学教师张源看来,恶意起底和民主自由相违背。“民主精神里很重要的一点,是我可以不同意你,但你要有发言的自由。他们(黄丝)自称追求民主,却违背了这个很重要的信条。”

梁静则认为,恶意起底打开了“潘多拉的盒子”。“几年前也有示威游行,但大家至少没有突破道德的底线,不会随意做伤害别人的事情。”她说过去示威中起了冲突,还会有人去拉架,现在没有人敢这么做――拉架的人都被打了。

梁静觉得自己能做的,只有不停鼓励朋友、鼓励自己,不向起底人低头。如今,她依然会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文章,“我们如果都不说话,‘黄丝’就掌控了话语权。我们就是要告诉中间的人,香港其实不止一种声音。”

采访临近结束,记者问梁静是否用化名,她想了想,“还是用化名吧,我也不想成众矢之的。”(文中张源、梁静为化名)

GUCCI对中国消费者的吸引力已经不复一年前了。最新一项调查显示,GUCCI跌出了中国消费者Dream Bag榜单前五。

日前,加拿大投资银行RBC资本(RBC Capital Markets)出具了一份消费者偏好调查报告。报告中,受访的750位、具有消费能力的中国顾客表示,他们更愿意在未来12个月内购买香奈儿、爱马仕、路易斯・威登、普拉达和迪奥品牌,仅有30%的受访者有意愿购买GUCCI的包包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值得一提的是,

在RBC今年4月份发布的调查报告中,GUCCI还在排在第二名,如今却位列第六。

不到半年,中国消费者似乎对GUCCI产生了审美疲劳,消费者们真的变心了吗?

GUCCI卖不动了

GUCCI开始卖不动了,最新财报证实了这个可能。

今年7月底,GUCCI母公司法国开云集团发布了最新业绩。今年上半财年,GUCCI品牌录得19.8%的增幅,相较于去年同期44%的增幅创下了三年来最慢增速,GUCCI销售增速放缓的趋势比分析师预期的更快。

虽然开云集团首席财务官Jean-Marc Duplaix对GUCCI在亚太市场,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表现给予肯定,但第二季度23%的销量增长,较第一季度的35%也开始下滑。这一数据也与中国消费者消费偏好的改变吻合。

另一方面,中国消费者对GUCCI的关注也在下降。

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,近半年来GUCCI在百度上的搜索指数同比下滑30%。

中国消费者为什么对于GUCCI不再追捧?

东兴证券首席消费分析师刘畅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目前消费者进行奢侈品消费决策,还处于相互影响的阶段。包括人与人之间、人与营销、社交媒体之间的影响,这些产生了的综合作用力,影响消费者决策。

GUCCI这次跌出消费者最愿意购买品牌前五的原因是,GUCCI在中国地区的广告投放力度有所下滑。GUCCI在核心商圈的门店位置以及新媒体(包括朋友圈)和传统广告渠道的投放,都代表品牌在一个区域内的营销力度。

而GUCCI的营销力度与其他品牌相比,近期有所减少,影响了消费者的消费意愿。

第二个原因在于产品的老化。刘畅认为,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的审美程度越来越高,而GUCCI的产品存在创新不足的问题。

有网友表示,GUCCI的设计出了问题,“过于街头”或者“只能流行一季”。

此外,GUCCI在价格上的反复也令部分消费者不满。今年4月,GUCCI宣布小幅下调价格,但随后又宣布从6月1日起,对部分商品进行涨价,以此加强品牌的奢侈品定位。2018年,GUCCI也进行了一轮涨价,调价幅度在4%-10%。

而部分消费者在网上表示,面对GUCCI涨价后的价格,同样预算有更多选择。

业绩坐上过山车

中国消费者的态度对GUCCI十分重要。

今年4月,开云集团发布报告称,2018年集团全年销售业绩强劲,这主要是受到中国消费者需求增长的提振,以及旗下品牌GUCCI营销大获成功。

2018年,开云集团在全球所有地区销售都实现了两位数增长,其中北美地区销售额同比增长38%,亚太地区销售额同比增长34%。

业绩危机并不是GUCCI第一次经历,5年前GUCCI也面临这一问题。当时的GUCCI,对集团而言并不是强心剂。从2014年起,GUCCI业绩开始下跌,当年财报显示GUCCI的营业利润下跌6.7%,集团财报利润也随之下滑。这一局面延续到2015年,其第一季度营业利润再次下跌。

在2015年,急于挽回的GUCCI开始打折促销。当年夏季,GUCCI首次在北京、上海等地进行史无前例打折促销季,不少商品直接5折。当外界还未从震惊回过神,GUCCI的冬季促销季再次来袭。

在价格泥沼里晕头转向的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在2015将Alessandro Michele任命为创意总监,后者针对GUCCI的风格进行了变化。

Alessandro Michele重塑了品牌内涵,将街头涂鸦和动植物图腾运用在鞋履、时装、箱包上。当时,GUCCI虽然收到了类似于“太夸张”、“过于复古”的评价,但GUCCI的形象已经焕然一新。

中国消费者成为了GUCCI重新崛起的重要支持。德意志银行的数据显示,2017年中国市场占全球奢侈品总需求量的31%,到2020年将达到三分之一。

2017年,整个集团依靠旗下品牌的GUCCI一家之力,实现了惊人增长。根据财报,GUCCI全年销售额占整个开云集团总收入的40%。

正因为如此,一旦中国消费者对GUCCI兴趣下降,对GUCCI影响不小。

业绩再次坐上过山车,外界开始议论“GUCCI红不过三年”的魔咒是不是要应验,为此GUCCI不得不制造新的武器。

口红月销百万支

GUCCI今年的重点之一是彩妆。

今年5月4日, GUCCI发售了全新唇膏系列,并在美洲、欧洲、东南亚、中国、中东和澳大利亚等地区进行了推广。2014年11月,GUCCI曾和宝洁合作推出了系列美妆产品。但宝洁在2016年出售了美妆业务,GUCCI的彩妆产品进入了蛰伏期。

今年GUCCI与美妆业巨头Coty集团合作,重新进入彩妆领域。

不过,当GUCCI新品推出后,最先被外界议论的是其夸张的广告。GUCCI口红广告与传统美妆广告不同,选择了脸部以及嘴部不完美的模特并对其进行特写,意在传达“要大胆、闪耀、美丽”的概念,刚一上线就引发了争议。

广告不仅为GUCCI带来了巨大的讨论,也让消费者对GUCCI口红产生了好奇心和购买欲。近日,Coty集团CEO Pierre Laubies在巴克莱全球消费者会议上透露,GUCCI口红在刚推出的第一个月内卖出了100多万支,亚洲一家店铺仅一天内便卖出3.3万支。其中,55%的销售来自线上渠道。

GUCCI也得到了中国消费者的关注,社交平台小红书上目前已经有1.9万相关笔记,有用户表示“GUCCI终于来抢钱了!”。

同时,不少用户在购买后开始试色和安利,种草者人数众多。从社交媒体看,GUCCI口红目前评价较高。

对于GUCCI口红取得成功,刘畅认为,首先在于产品过硬。其次,奢侈品品牌进入彩妆领域,口红是最易突破的产品,例如之前YSL通过口红大获成功。

同时,口红是所有女性消费者接触奢侈品第一件商品,突破难度最小。

最后,GUCCI几乎是倾其全力进行了营销。

以上几点,让GUCCI试水口红获得了成功。

但口红能否带动GUCCI成功进入其他彩妆领域,还有待观察。

刘畅认为,如果GUCCI需要在彩妆领域持续发力,首先需要保持消费者对于GUCCI口红的热情,其次进行扩品,发展其他彩妆产品。最重要的一点是持续进行营销。从YSL的经验看,GUCCI至少要对彩妆产品进行两到三年的营销,才会让彩妆品牌GUCCI的概念深入消费者内心。

无论是彩妆还是传统的成衣、皮具业务,奢侈品品牌都需要让消费者保持关注和购买欲,才能摆脱“红不过三年”的魔咒。

刘畅表示,奢侈品品牌需要在产品、营销和创新三方面进行努力,才能留住消费者。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